Laine

 

背景©啤酒
我真的不会画画,去看我的文啊(。)

时隔多年的一部原创故事(文)《米塞马拉的牧羊人》大概今年九月或十月正式开始连载…!
先涂鸦爽1下(ntm)p1是羊(?)
P2是桑松。
P3是羊(??)
本来是个一万字就能解决的小故事,愣是被我开了大脑洞出来,没办法,横竖都是写。

对不起我真的不想再发这个了但我真的该挺喜欢这张的orz
一个JCS德扎和马特洪的xover
给xio豆了xio豆说很酷(。

米赛马拉的牧羊人(全是段子)

*
“这是何塞。”他抱起一只奶牛猫然后放下,又抱起另一只橘猫,“这是胡安。”
“那只呢?”我指着远处在窗边看风景的那一位的背影,它身边是盛开的野风铃。
“博尔赫斯。”桑松说。
“啥?”
“博尔赫斯。”
“好吧,”我说,“我喜欢博尔赫斯。”

*
扬和桑松一样,也是个商人,不过看起来更年轻,比商人更像地痞流氓。他也做生意,几乎什么都做,高价倒卖烟草,走私酒,还有剧院马戏团的好座位门票,还有花。那天我无所事事,从街道闲游回桑松的店铺,正巧碰到扬在游说桑松和他一起开门新生意。
“那可是荷兰空运来的上成郁金香!”
“可是我有很多猫。”桑松托着下巴,对那孩子露出一个温柔婉拒的笑容。
“拜托——桑松——你难道不想看到直升机...

是一个短篇构思(和OC)

【终于重新开始写原创了,心里有一丝丝惶恐】

《米塞马拉的牧羊人》

米塞马拉是一座海边的小城,房屋建在山包上,街道由石板台阶组成。

窗台上放着亚热带鲜切花,一年四季都能看见猫和海鸟。

我在海上和船队失去联络,只能暂时在米塞马拉停留,当地的船商告诉我我船上的配件需要从别处调货,而这需要至少三个星期的时间。于是那个额头上有三道疤痕的老水手劝我在米塞马拉住一个月。

“或许到时候你就不想走了呢。”他说。

于是我在米塞马拉住下了。

桑松是我认识的第一个朋友。

父母是西班牙人,他却从法国把烟草生意做到了米塞马拉。

“我就是喜欢这个地方。”

是个不喜欢烟草的烟草商人。

还是个业余作家。...

 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
  我给你贫穷的街道、绝望的日落、破败郊区的月亮。
  我给你一个久久地望着孤月的人的悲哀。
  ……
  我给你我设法保全的我自己的核心——不营字造句,不和 梦想交易,不被时间、欢乐和逆境触动的核心。
  我给你,早在你出生前多年的一个傍晚看到的一朵黄玫瑰的记忆。
  我给你你对自己的解释,关于你自己的理论,你自己的真实而惊人的消息。
  我给你我的寂寞、我的黑暗、我心的饥渴;我试图用困惑、危险、失败来打动你。

(译 王永年)

………新故事…!!!!

*假如萨尔茨堡教区内所有的灵魂上天堂之前都要先来科洛雷多那里报到:

“我怎么在这儿?!”
“你怎么在这儿?!”
那个年轻人(可能也没有那么年轻)站在主教的案台前面和他面面相觑。
“你不是去维也纳了吗?”
“我不是在维也纳吗?”
他们两个又同时问出了同样的问题。
沉默在他们中间蔓延了不到半秒钟。
“你滚回去吧。”
“我这就回去。”
结果他们又同时闭上了嘴。
这一次科洛雷多没有再浪费多余的时间,抢先一步开口:“你怎么进来的?”
莫扎特环顾四周,这是萨尔茨堡教堂下面的小密室,小时候四处乱跑还在这里迷路过,后来就被锁住了。科洛雷多在这儿干嘛?他看着主教的案台,十字架,记事簿和几只昏暗的蜡烛,在这儿干嘛?做法吗?在教堂底下...

喳喳喳喳喳喳

叽叽叽叽叽叽叽叽

全是涂鸦

1是石斑的!石斑写啥我都喜欢!!!

……后面有私……私设M?

1 / 28

© La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