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ine

 

背景©啤酒
我真的不会画画,去看我的文啊(。)

????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性感老页在线授粉

【仲冬】
克先生(…)

【原创】《仲冬》(六)


诺亚在值班室整理杰里米留下的工作记录,不出所料,他在走廊里被打了之后的那几天全是空白。好在假期期间疗养院还有别的护工,人事安排上倒是没有空缺的情况。昨天闯进病房之后杰里米似乎彻底离开了,诺亚在员工更衣室和消毒室里都没有看到杰里米的东西,值班室放的日常用品也被带走了,这个行为诡异的年轻人就这样不辞而别。

即便如此,诺亚还是松了口气,起码现在不会再有人突然半夜冲出来袭击他,虽然他不打算再在深夜里往那个走廊去了。他清空了杰里米的办公桌,将摊在桌上的纸张叠好,然后一本线装的希伯来语《圣经故事》露了出来。

以前诺亚跟着茱莉亚学过希伯来语,这种完全陌生的语系却对诺亚有着一种神秘的吸引力。...

【原创】《仲冬》(五)


我怀念你

就如同我怀念远古的地层

和那下面埋葬的骸骨

我怀念被遗留在土壤中的残壳

曾在某个冬天的夜晚被饱满的嫩茎涨破


我怀念你

就如同田间的草莽

朽木中的蛆虫

秋收的战鼓

牧羊人短笛里的哀歌


我怀念你

卑微地怀念你

快乐地怀念你

用反复的诅咒和谩骂怀念你

用丑陋又可怕的号哭怀念你


我怀念你

但我不会在你的墓碑上

留下我的亲吻和眼泪

我将用我心的匕首

在你最后一扇门上刻下我的诺言:


我用我一生留下的全部疤痕怀念你


尼希米·兰伯特



雪...

【原创】《仲冬》(四)


送食材的车快到中午才慢慢开进院子里,诺亚刚好把最后一块雪扫到角落里。

“这雪下得太突然了,”迈斯叼着烟斗,把篮子一个一个搬上拖车,“我在路上开了快两个小时。”

“留下一起吃午饭吧?”

“没事儿!太阳出来,路上的雪也化得差不多了,主要是早上那会儿最滑。”迈斯是城里医院的职工,平时负责药品和医疗器械的运输工作,当然了,还有疗养院的食材采购。老迈斯不算壮士,看起来又高又瘦,却是拳击场上一个令人闻风丧胆的名字。诺亚偶尔去城里的时候,几次路过拳击俱乐部,但并没有兴趣,他不喜欢那种以暴力方式进行的娱乐活动。不过退伍之后,老迈斯就再也没有回到擂台上。迈斯家里有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战后来带城里...

【仲冬】更文之前先涂鸦

是仲冬
发图这种事真的好羞耻,可我还是要发,脸不要了,我要给自己治病。

【原创】《仲冬》(三)


茱莉亚安静地站在桌子上,诺亚松了口气,一边拿起花瓶一边小声地跟她道歉。然后锁上值班室的门,摸黑往回走。诺亚的夜视能力还算不错,窗户外面透进来的一点点月光刚好够他识别清楚方向。他赤脚踩在大理石地面上,每一步都能感受到冬夜的寒凉,而今天格外地冷。他路过大厅,绕进走廊,听着钟表发出陈旧的声响。

然后他停下了。

因为他总觉得自己刚刚听到了不像是钟表指针发出的声音。诺亚屏住呼吸,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空气中蔓延着霜冻的草地枯朽的味道。他听到身后的不远处有一阵转瞬即逝的窸窣声,回过头去,背光的角落完全被蒙进了阴影中。诺亚努力不让自己过于紧张,因为心跳声太过剧烈会影响到他的听觉。

诺亚不是那种很...

1 / 30

© Laine | Powered by LOFTER